脂肪肝治则治法

中国养肝网 2018-04-20 315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分类:脂肪肝治疗

治则治法

有人把临床报道的方药治则分为5大类:①疏肝理气、化瘀祛痰类;②清肝利湿、化痰活血类;③健脾调肝,燥湿化痰类;④益肾疏肝、软坚泄浊类;⑤活血祛瘀,化痰利湿类。这些基本上能反映目前中医药治疗脂肪肝方药治则的要点。


根据脂肪肝的成因,全国各地已总结出很多脂肪肝的中医治法。临床实践中,针对脂肪肝的不同病因、不同阶段的病理改变以及病情的轻重不同,常用的有疏肝理气法、清热法、祛湿法、通腑法、化浊法、化痰法、软坚散结法、活血化瘀法、扶脾法、滋补肝肾法等10种治疗方法。

1.疏肝理气法

是以理气疏肝解郁的方药,达到解除郁滞,消除病症为目的的治法,属于中医治疗“八大法”中的“和法”。具有和解、解郁、疏畅、调和等作用,用于治疗肝气郁结、肝脾不和、肝胃不和、肠胃不和等症。


适应证:脂肪肝,见胁胀痛,痛无定处,走窜不定,疼痛每因情志之变动而增减。胸闷不舒,嗳气频作,脘腹痞满,苔薄,脉弦。


代表方药:柴胡疏肝散加减。

方用柴胡疏肝,配香附、枳壳以理气;川芎活血;芍药、甘草缓急止痛。胁痛重者,加延胡索、丹参、郁金增强疏肝理气、活血祛瘀、通络止痛。嗳气、院腹胀闷加砂仁、山楂、荷叶、决明子等行气降气、升清降浊。若神疲乏力,舌淡舌边齿印明显则加黄芪、党参、茯苓、白术以益气健脾。


2.清热法

清热法,是通过清解热邪的作用,以治里热证的一种治法。《素问•至真要大论》说“热者寒之’’、“治热以寒”是清热法的立法依据。清热法按热在气分、营分、血分、热甚成毒及热在某一脏腑又分为清气分热、清营凉血、气血两清、清热解毒及清脏腑热等5种治法。本文所论主要用于治疗酒湿、食积、痰瘀停于胁下,曰久化热,热蕴肝胆之症。

适应证:脂肪肝,见胁肋胀痛,口苦口干,胸闷纳呆,恶心,尿黄,舌红苔黄腻,脉弦数或滑数。


代表方药:五味消毒饮加减或龙胆泻肝汤加减。

若热毒炽盛者选前方,方中金银花、野菊花、蒲公英、紫花地丁、天葵子有清热解毒,化痰散结作用。若肝胆湿热者选后方,方中以龙胆草泻肝胆湿热;柴胡疏达肝气;黄芩、栀子清热泄火;木通、泽泻、车前子清利湿热,引火从小便而出;肝藏血,肝有热则易伤阴血,故用当归尾活血,生地黄养血益阴。诸药合用泻中有补,清中有养,呕恶食少加竹茹、山楂、神曲;若肝酶升高加茵陈、田基黄、垂盆草;嗜酒者,加葛根、葛花、积犋子;体胖血脂高者,加荷叶、决明子、大黄。


3.祛湿法

祛除湿邪之法称为祛湿法。湿邪为病,有外湿、内湿之分。饮食不节、嗜酒过度,脾失健运是脂肪肝的主要病因,故本文所论是脏腑为病的内湿。根据体质有强弱,邪气有兼杂,病情有虚实,治疗上有芳香化湿、清热利湿、健脾利湿、温化水湿之偏颇。本法用于治疗饮食不节、酒湿浊气壅阻气机,肝脏脉络受阻之症。


适应证:脂肪肝,见右胁、脘腹胀满,肢体困倦乏力,纳食不香,口黏淡,苔白腻,脉滑。


代表方药:胃等汤加减。

方中陈皮、厚朴、苍术燥湿运脾,行气和胃。猪苓、茯苓、泽泻利水渗湿。白术健脾以助运化水湿之力。加荷叶升清降浊;丹参、山楂活血化瘀,疏通肝络;制何首乌、决明子补肝肾益精血,以防利湿伤血耗血。诸药合用共奏健脾和中利湿之功,使脾胃健运,肝得条达,湿痰无滋生之源,肝络无瘀阻之患。


4.通腑法

通腑法,是运用药物荡涤胃肠,通泻大便,引邪外出,推陈出新,以达到扶正祛邪之目的的治疗方法。针对脂肪肝的病因,本治疗方法意不在通便,而在于行气消导,用于治疗痰、湿、热、气、血、食六郁为病,致脾失健运,肝失疏泄,痰、湿、瘀、积等病理产物搏结于肝之症。

适应证:脂肪肝,见脘腹胀痛,胸膈痞闷,吞酸呕恶,饮食不化。


代表方药:越鞠丸加味。

《丹溪心法》之越鞠丸主治痰、湿、热、气、血、食六郁之证。方中苍术燥湿运脾,善消痰、湿、食积,又具行气作用;神曲能消食祛浊;川芎行气活血化瘀;香附行气解郁;桅子清热利湿,凉血解毒;加山楂以消食积,行瘀破滞;舌苔黄厚腻者,加茵陈,以清热利湿;便秘者,加大黄以通腑。诸药合用肝气得舒,脾运痰化,气行瘀散,热清腑通,共奏荡涤胃肠,推陈出新之功。


5.化浊法

化浊法,是运用药物化脂祛浊,使脾胃肝胆功能重建,肝胆疏泄有常,脾胃健运,分清泌浊,水谷精微得以正化的治疗方法。用于各种原因引起的脂浊凝聚,脾胃受损,运化失职,阻塞气机,肝失条达,脉络壅塞之症。适应证:脂肪肝,见胸胁脘腹胀闷,口苦呕恶,苔浊腻,脉弦滑。


代表方药:蒿芩清胆汤加减。

方中青蒿、黄芩清利肝胆之热;竹茹、陈皮、法半夏、枳壳健脾和胃降逆而化痰浊;茯苓、碧玉散既能引热下行,又能利湿和中;加荷叶、葛根升清降浊;加大量丹参、泽泻长于泄浊;加山楂能和胃消食祛脂浊。诸药合用共奏化脂祛浊,健脾和胃之功。


6.化痰法

化痰法,是以燥湿化痰、理气消痞的方药,达到祛除痰浊的一种治法。适应于疲饮而导致的多种疲患,因疲邪留阻部位不问,临床表现及病机不同,治疗上有健脾化痰、理气化痰、清热化痰等不同。


适应证:脂肋肝,见形盛体胖,身体重着,肢体困倦,胸腹痞满,痰涎壅盛,头晕目眩,呕不欲食,口干不欲饮,嗜食肥甘醇酒,苔白腻或白滑,脉滑。


代表方药:导痰汤。

方中半夏燥湿化痰,橘红理气化痰,茯苓健脾渗湿化痰,生姜降气化痰,枳实行气化痰,南星祛风化痰,诸药共奏化痰消痞之功。若痰浊化热者,心烦不寐,纳少便秘,舌红苔黄,脉滑数,加竹茹、瓜蒌仁清化痰热。


7.扶脾法

扶脾法,分为疏肝扶脾和健脾养肝法,前者是通过疏肝扶脾、健脾固肠的方药以达到平抑肝脏、健脾固肠目的的治法;后者是通过益气健脾、调补肝脏的方药以达到肝脾兼顾、健脾养肝目的的治法。


适应证:疏肝扶脾法适应于中老年,多有肝病或胃肠病史,病情迁延。见腹痛肠鸣,大便泄泻,痛即欲泻,泻后痛减,胃脘或小腹及少腹压痛,兼见情志抑郁,或烦躁易怒,面色萎黄而青晦,久则形体消瘦,纳呆,精神委靡。


代表方药:逍遥散和参苓白术散加减。

逍遥散方中柴胡疏肝解郁,使肝气得以条达为君药。白芍酸甘微寒,养血敛阴,柔肝缓急;当归甘辛苦温,养血和血,且气香可理气,为血中之气药;当归、芍药与柴胡同用,补肝体而助肝用,使血和则肝和,血充则肝柔,共为臣药。木郁则土衰,肝病易传脾,故以白术、茯苓、甘草健脾益气,非但实土以抑木,且使营血生化有源,共为佐药。《素问•藏气法时论》曰:“肝苦急,急食甘以缓之”,“脾欲缓,急食甘以缓之”。可使肝郁得疏,血虚得养,肝脾同调。


参苓白术散方中四君子汤益气健脾;薏苡仁、扁豆助白术、茯苓健脾;砂仁醒脾和胃,行气化滞。《医方考》云:“脾胃虚弱,不思饮食者,此方主之。脾胃者,土也。土为万物之母,诸脏腑百骸受气于脾胃而后能强”。脾为后天之本,气血生化之源泉,通过补益脾胃达到治疗虚损的目的。


8.软坚散结法

软坚散结法,是用养血调肝、活血化瘀、软坚散结的方药,以达到消除肝脏肿瘤为主要目的治法,主要用于肝脏气机阻遏与肝脏血瘀并存者。

适应证:脂肪肝,见肝区或两胁胀满,或痛,痛位固定不移,肝脏肿大,质地变硬,表面凹凸不平,或呈结节状,或伴脾脏肿大;兼见形体曰渐消瘦,面色晦黯或青黑,精神委靡,脘腹胀满,或腹壁脉络显露,二便失利,舌质瘀黯或见瘀斑,舌苔厚腻,脉象弦紧或弦涩。


代表方药:鳖甲煎丸。

方中鳖甲软坚散结,入肝络而搜邪,又能咸寒滋阴,赤硝破坚散结,大黄攻积祛瘀,廛虫、蜣螂、鼠妇、蜂窠、桃仁、紫葳(即凌霄花)、牡丹皮破血逐瘀,助君药以加强软坚散结的作用;再以厚朴舒畅气机,瞿麦、石韦利水祛湿;半夏、乌扇(即射干)、葶苈祛痰散结;柴胡、黄芩清热疏肝,干姜、桂枝温中通阳,以调畅郁滞之气机,消除凝聚之痰湿,平调互结之寒热,亦为臣药。佐以人参、阿胶、白苟补气养血,使全方攻邪而不伤正。综观全方,以丸剂缓图,俾攻不伤正,祛邪于渐消缓散之中。


9.活血化瘀法

活血化瘀法,是用理气行血、活血化瘀、软坚散结的方药,以清除肝脏血瘀或癥积的方法。形成肝脏血瘀的因素较多,如肝瘟重症或久延失治,疫虫犯肝,脂质积滞肝脏,外伤或术后,其症多病程较久,且以虚实相兼为特征。


适应证:脂肪肝患者,病程较久,肝区或两胁隐痛,绵绵不休,劳累则加重,静卧可缓解,甚成卧床亦不减,或伴肝脏肿大压痛,或肝萎难以触及,兼见面色萎黄而青晦,精神困倦,夜寐不安,舌淡瘀黯,或舌侧瘀斑,舌苔腻,脉象细弦,或沉细弦涩。


代表方药:养血化瘀汤

方中熟地黄、当归、白芍,能养血调肝;党参、白术、茯苓,能益气扶脾,以增营血化瘀;丹参、赤芍、桃仁能养血活血,化瘀消结;茵陈能利胆疏肝;郁金、麦芽能疏肝和胃。全方具有养肝活血,疏肝理脾,化瘀消结之功。肝血瘀阻之治,首在及时而正确地治疗肝病,早期辅用活血化瘀药物,可以预防其瘀血的发生与发展。血瘀已成,多以养肝扶脾、清肝利胆、活血化瘀为治,且需时较久,方能奏效。


10.滋补肝肾法

滋补肝肾法,是用滋养肝肾、疏调气机等方药,以达到滋养肝肾目的的治法。

适应证:发病多见于中老年,脂肪肝病程长,久治不愈,右胁或两胁拘急,隐隐作痛,或如牵扯状,腰痛酸软,或足跟疼痛;兼见头晕耳鸣,视力减退,性急易怒,或头痛烦热,口苦咽干,小便黄热,大便结燥,舌质瘦红,苍老不荣,舌苔剥苔,或舌光无苔,脉象细弦或细弦而数。


代表方药:知柏地黄汤加减。

方中枸杞子、山茱萸、女贞子、墨旱莲能滋养肝肾;白芍、五味子能敛阳和阴,平肝潜阳;丹参、郁金能疏调肝肾,畅利经脉;牛膝既能补肝肾,又能调肝降逆;山楂配白芍、五味子,酸甘化阴,开胃健胃,以杜绝阴药滞脾之弊。全方具有滋养肝肾,敛阴育阳,疏调肝肾之功。


顶级养肝茶,保肝护肝,延长寿命20年!
标签: 脂肪肝治疗
请发表您的评论
养肝留言
请关注养肝护肝网微信号
微信二维码
养肝小窍门
By中国脂肪肝茶